资讯动态
环球视野
兰德公司:中国与国际秩序
环球视野 2018-10-08 09:35

来源:中国智库网     编辑:王培力 吕文雨    翻译:何持之


原文来源: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于2018年5月1日在官网上发布

作者: Michael J. Mazarr兰德公司高级政治学家Timothy R. Heath,兰德公司高级国际防务研究员;Astrid Stuth Cevallos,兰德公司政策分析师


研究概要

本报告评估了中国参与战后秩序的特点和前景,提出了关于中国与国际秩序关系的四个主要发现。第一,从过去二十年来看,中国没有对抗或破坏国际秩序,而是有条件地支持国际秩序,其参与国际秩序的水平和质量与大多数国家相当。第二,展望未来,中国对于共同秩序的机制、规范和规则的态度正在发生变化,各种结果(从继续有条件支持到更激进的挑战)都是可能的。第三,由于上述不确定性,日益加强的多边国际秩序有助于美国和其他国家制约中国崛起。第四,与其让中国疏远现有国际体系,不如根据中国的要求修改秩序,这样对国际体系稳定构成的威胁更小。但是,这些修改必须有严格明确的界限。

中国对国际秩序的态度和做法

自20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战后秩序的政策走向积极。中国已加入数百个主要机构,逐步加强了对多边活动和规范的直接和间接支持,并表示将致力于加强其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

然而,随着其日益强大,中国表现出挑战和修改现有秩序的意愿。比如,中国建立了诸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等机构,这些机构更贴合中国的利益,但可能与现有机构职能重叠,从而引发竞争。在人权问题上,中国提出重新定义关键术语以反映中国的立场。在其他方面如贸易和防止核扩散,中国支持核心准则,但没有完全遵守现存秩序。

最大的变数是中国的中期(大致是下一个十年)政策走向。十九大报告表明,中国计划采取更大胆的方式处理国际领导力问题,更深入地参与维和、气候变化等关键机制和问题。与此同时,中国也可能会进一步挑战西方崇尚的自由民主价值观。由于在短期内不太可能在国家综合力量的指标上超越美国,中国无法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的规则制定者。然而,中国的蓬勃发展已经加剧了其与美国在国际体系中领导力和影响力方面的竞争,主要是在地区层面,但也越来越多地上升至全球层面。在某些领域(如气候变化)和地理区域(如一带一路”倡议沿线国家),中国的影响力可能超过美国。与美国在塑造国际秩序的影响力和领导力方面日益激烈的竞争是否会升级为对该秩序的破坏仍有待确定。

中国与国际秩序的关系

第一,中国期待在国际体系中拥有更多影响力,以此作为其提供支持的条件。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搁置了与美国主导的秩序存在冲突的领域(自由主义价值观和人权),使其参与国际秩序的水平和质量与其他大多数国家相当。然而,一个日益强大的中国在重大利益受到威胁时,要求对规则和规范做出例外规定。此外,随着在国际社会中作用的增加,中国可能会要求改变机制和规范,以反映其权力和价值偏好,作为其提供支持的条件。

第二,展望未来,日益强化的多边国际秩序可以继续为美国和其他国家塑造和制约中国崛起提供重要工具。发展中国家日益增强的联合力量为美国提供了机会,使这些国家成为建立更具弹性的国际秩序的伙伴。这有两个主要原因。首先,通过更强大的多边主义来满足新兴大国利益可以使国际体系更具影响力和稳健性。其次,一个得到广泛支持的多边体系为美国提供了更大的影响力,这反过来可以激励中国参与并限制其行为,从而促进基于共同秩序准则的多边平衡。建立多边主义和加强规范的改革实例包括扩大中国和其他发展中经济体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的作用,以及促进中国参与联合国国际冲突调节。依靠军事实力,以及与盟国和伙伴网络的合作,强大的美国对于阻止中国对其邻国采取最严重和最危险的武力行为仍然至关重要。然而,一个有弹性和反应迅速的多边秩序可以激励中国在国际机制内部而非外部发挥作用。

第三,与中国疏远现有体系相比,根据中国的偏好修改秩序对稳定的国际体系构成的威胁更小。虽然中国确实挑战了美国的领导力和影响力,但通常不会对国际体系的基本完整性构成威胁。美国应该设法参与中国主导的倡议并适当增加机会允许中国参与现有机制。美国在可预见的未来仍将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是国际秩序中最重要的领导者。总体而言,即使中美分歧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扩大,中国仍认为美国在某些重要方面为国际和平与繁荣做出了贡献。

中国决心成为亚洲第一强国,与美国在影响力方面的激烈竞争无法避免。平衡中国的力量、保护美国的利益仍然是具有挑战性的任务,经济一体化使得冷战式的遏制策略不可行。但是中国实现雄心壮志的能力受到许多亚洲国家仍然不信任中国这一事实的制约。

研究结论和建议

第一,美国应该制定全面战略,以维持和扩大中国在国际秩序中的作用。该战略应促进中国适应现有的全球机制,促进美国和其他国家参与中国主导的倡议(如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倡议)。随着中国的力量和自信日益增强,中美竞争加剧的时代将到来。美国的主要战略挑战既不是阻止中国的崛起,也不是为避免竞争而从根本上满足中方需求,而是避免重大冲突并应对新兴竞争,在尽可能多的共识上留下合作的空间,并维护美国至关重要的利益。鼓励中国维护共同秩序,同时维持大多数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的联盟以加强美国的影响力,这应作为实现目标的核心战略要素。

第二,美国应该继续劝阻中国实现其地区雄心的各种过激行为。中国的行动会使地区面临冲突风险,亚太地区国家期待美国在威慑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因此,美国应确保军备优势,采取可信的威慑来遏制中国对国际秩序的挑战。此外,美国应重申其对人权和民主核心价值观的承诺。